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励志的格言 >> 正文

“毛”与“发”的官司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虽说任好的父母是原汁原味的湖南人,但他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老新疆。父亲任健新是赫赫有名的三五九旅战士,新疆解放后成了生产建设兵团的垦荒者,母亲黄丽据说是八千湘女上天山中的一员。因此,说任好是个新疆人可没一点夸张的成分。

许是兵团里长大的缘故吧,任好待人接物非常友善,而且热心助人、喜好交友。可他有时又忒认真,认真的都有点古怪,这场毛发官司就可见其一斑。

话说有一天,任好接到同学王冰打来的电话:“任好,忙啥呢?”“呵!你啊!王冰!我没啥忙的,在外面处理点小事情,快回单位了。今儿哪股风把你小子吹来了?说,有嘛事,请指示?”“马前进昨天从上海回来约我们乌鲁木齐的几位老同学晚上在红山酒店聚一下、叙叙旧。呵呵!”“马子回来了?好!晚上见!”军人出身的任好虽说转业到地方多年了,可还是保留了军人本色,说话办事干脆利落。这不,他接到王冰的电话,处理好手头事,回单位交待了一下就奔乌鲁木齐最出名的红山酒店而来。

深秋的乌鲁木齐,一切都是那么美好,金黄的树叶交织出沧桑的豪迈,成熟的绚丽又将任好的心情摹染的飘飘欲仙,脚步也轻快了许多,不知不觉红山酒店就在眼前。

任好迈入酒店见约好的几位老同学都已提前来到,心里一阵欢喜,很久不见,自然免不了一番深情拥抱、嘘寒问暖。欢声笑语间酒宴开席了。

酒过三巡,服务员端上一道新疆特有的名菜,压轴大菜“新疆第一盘”。大家纷纷举筷准备品尝,任好却发现了问题,即刻大声制止:“别动!这道菜有情况,待我叫来服务生理论理论。”说着便扯开嗓门喊起来:“服务生,服务生,过来一下。”大家以为他要服务生介绍这道刚在边城时髦起来的大盘鸡,同学们知道任好爱讲究,都搁下筷子看他能搞出什么新名堂来。

“您好先生,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服务生笑吟吟的。

“过来,过来!”任好指挥服务生的脑袋凑近盘子:“看一下这是啥东西?

“啊呀,先生,不好意思,一根头发。太对不起了,可能是炒菜师傅不小心掉到菜里去的,请您多包涵!”

“头发……不对吧?你睁大眼看看,这是头发吗?”

“是头发啊!不是头发又能是什么?”服务生莫名其妙。

马子打圆场:“算了,拿出来就是了,一根头发吃不死人,别影响了我们老同学聚会的气氛!”

其他同学也附和:“马子说的对,算啦,算啦,别计较啦!咱们老同学好久不见,好好喝两杯……”

“问题是,这不是头发,要是头发也就算了,这分明是一根毛。毛,知道吗?它与发不长在同一位置,头发是长在上边,毛是长在下面的。”同学们哈哈大笑:“你啊!任好,这辈子也改不了认真劲了。”

“是啊!我就喜欢认真,毛主席教导我们的‘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共产党就最讲认真。’今天我就要认真认真了。服务生,和你说不明白,去把你们老板请来!”

大堂经理赶紧笑呵呵地迎过来:“先生,真对不起!是我们的马虎给您造成了不便,向您道歉。希望您理解一下,不行的话,给您换一道菜,您看行不?”

“不行,我只要你告诉我,这是头发还是毛就行了,其他都好说。”

“这当然是头发了,不是头发又能是什么?”大堂经理气愤不已,说话的腔调也有些冲。

“既然你态度这么不好,我就非得与你说道说道了。告诉你,头发是直的,毛是弯的。你好好看看这东西,它一边细、一边粗,又很弯曲,基本具备毛的特点。头发嘛也就算了,可它是毛,因为它生长的部位不同,恶心度就不同,恶心度不同,对我们的精神和心理伤害可就大了去了。”

“先生,这本来就是一根头发,你偏偏说是毛。那个地方长的东西,怎么可能跑到菜里呢?这对我们是个非常严重的污辱!我们断不接受!我们红山酒店在乌鲁木齐好呆也算是数一数二的酒店,每年卫生评比第一,你要胡搅蛮缠,那就随你的便!”

大堂经理也认真上了,一场聚会就这样黄了,同学们很不满,不欢而散。

任好还是寸步不让:“这样吧,把这毛装入信封封好,明天就去有关部门讨讨说法,如果有关部门认同这是发,我赔偿你们酒店这顿饭钱,如果这是毛,你们酒店必须承担相关责任。”酒店经理也是争锋相对,双方将封存物做了密押,准备第二天找有关部门求证这毛与发的最终答案。

第二天上午,任好到防疫站咨询门卫后径直到食卫科反应情况。食卫科一位副科长接待了任好,这位副科长和其他工作人员听了任好的叙述后,满堂大笑,笑得任好满脸绯红,气闷不已:这班人咋这样?我反应的是真实情况,这有什么好笑的?于是板着脸申诉:“我是来找你们处理问题的,不是来听你们发笑的,再说,这有什么好笑的?”

见任好生气了,副科长赶紧解释:“对不起!先生,我们不是笑您,而是笑这件事情,说实在的,你反应的情况我们还是第一次听说,请谅解,这样吧,请到我办公室来!”说着话,这位副科长便把任好带到单人办公室。

刚一进门,副科长就直言相告:“你反应的问题我们可以进行处理,但只能根据有关的食品卫生法来处理。你看,这满墙挂的镜框里面的文字就是我们的职责规定,有《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卫生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等法律、法规,我们可依法对红山酒店履行行政监督的职能,只要饭菜里出现不卫生的情况,我们都将严肃处理,但对你所提出的关于‘毛与发’的认证我们做不到,这不是我们职责范围内的事情。”

任好据理力争:“是毛还是发,一定要搞清楚,只有搞清楚了毛与发的关系,这件事情才好处理。你要知道,头发掉到菜里,虽说也不卫生,但顾客还是可以承受的,因为‘发’是长在头上的,它会自然脱落。而毛就不同了,它长在下面,并有裤子包着,在这样的严密封锁下还能跑到菜里,肯定是道德问题了,必然是故意而为的。所以,必须搞清是‘毛’还是‘发’……”

“既然这样,我向站领导汇报一下,下周一上午九点,你们当事双方都来,我们请一些专家,在防疫站会议室召开一个听证会,会后,我们再作处理你看行吗?”

“好,那就下周一见!”

任好告别防疫站那位副科长回到自己公司坐在办公室里生闷气:“那东西明明不是头发,曲里拐弯,一头粗、一头细,而且粗、硬、短、尖,肯定就是毛。那根毛是怎么冲出星级酒店那群受过严格培训的厨师们的裤挡,跑到菜里的呢?”任好越想越不明白,便认了死理,认定红山酒店故意而为,下决心要认真下去。

为了准备下周一的听证会,任好便积极行动起来。可是他查阅了许多文献资料,走访了许多的专家学者,就是找不到毛与发的相关辨证,找不到权威结论。倒是开听证会的消息不知咋地就长了翅膀,飞得大街小巷都知道了,就连市晚报都详细报道了任好“毛发”论,并称要追踪实况报道。而红山酒店自从晚报报道了这件事情后,生意一落千丈,憋了一肚子气要与任好一见高下……

决斗就从周一听证会开始,防疫站安排了本站专家并邀请了卫生局领导和大医院权威来旁听。会议由食卫科科长主持,是举报者任先生任好发言。

任好落落大方:“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专家,你们好!我叫任好,是本市一家科技公司的董事长。我所反应的问题是,红山酒店作为一家星级酒店,不注重卫生建设,居然能将毛弄到饭菜里去。毛弄到饭菜里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些从业者们,没把食品卫生放在心上,没有把顾客是上帝这一理念记在心里。所以,我认为这毛发问题归根结底是个道德问题,只有道德出现问题,毛才会跑到饭菜里。毛是如何跑到饭菜里的,我认为是他们故意而为的。酒店方不承认那是毛,说那是一根头发,是毛是发,各位领导、各位专家一看便知!”

红山酒店也有理由:“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专家,上午好。我是红山酒店的律师,我现在代表红山酒店进行陈述发言。毛与发的结论应该由各位专家说了算,我只是说两个问题:毛长在什么位置大家都知道,厨师炒菜的时都是站立操作的,没有哪一个厨师会躺下来炒菜。厨师站立操作,长毛的地方与炒菜的位置相比是差一大截的,毛是不会向上飞的。所以说,举报方说是毛是不成立的。二是,举报方说红山酒店故意而为,这涉及我们酒店的荣誉问题,这样没有底线的推测,对红山酒店形成了污辱性的侵害。于是,我们将进一步诉讼以维护我们的权利。”

任好与酒店方陈述完,科长宣布打开物证放于前台之上,请各位专家进行鉴定。专家们一个接一个细心地查看后,有的说东、有的说西,最终也没个正式结论,弄得防疫站和控辩双方矛盾重重,苦不堪言。

一开始,任好不放弃,四处查询,到处投诉,都没有理想结果。倒是这毛发官司传得满城风雨,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不论走到哪里,人们都认识凡事就爱认真的任好,许多商家因此不愿意和任好打交道,任好的生意损失不小。红山酒店自从与任好叫上真以后,生意也是一天不如一天,只能是勉强维持……

唉……大千世界百杂碎,一个正直的人,一个红火的酒店,就因为区区毛与发弄得两败俱伤。谁之过?人怎为?无人知晓。只能问天问地,或是问星星问月亮了,而其中奥秘,恐怕也只有天知地知了。

小儿癫痫病的典型病因
治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好
辽宁中医治癫痫病

友情链接:

箭拔弩张网 | 面瘫怎么治 | 神秘财富卡 | 广东省环保 | 宽带代码 | 作文素材下载 | 野荠菜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