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类似樱花草的歌曲 >> 正文

【江南小说】在我想起来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诺,你想起来了吗?”一个男子坐在我的床边,担忧地问我,眼神里是遮不住的愁绪。几天没有打理的脸上布满了青密的胡茬,但是却丝毫没有影响他英俊的脸庞,反而增加了一丝落拓的帅气。

“我还是什么都不知道。”

我看着男人担心的眼神,心里充满了内疚。可是我的脑子里依旧一片混乱,像是塞进了一团乱麻,一细想就会有针在扎一般。

我是程诺,那个男人是许洋,这都是他告诉我的。

他说,我是他的妻子,25岁,在某间公司当一个普通的白领。他叫许洋,27岁,是另一家公司的总经理。

我们结婚三年,恋爱两年。日子幸福美满,唯一的缺憾就是至今没有子女。

得知这些的时候,是我醒来的第三天。他告诉我的时候递给我一面镜子,我看着镜子里面那个女人,真不敢相信这是一个25岁女子的样子。脸色苍白,嘴唇因为昏迷过久有些干裂,眼窝深陷,眼圈有一圈黑色,乱蓬蓬的头发像是一团杂草。额头上用纱布包了一层一层,从那里传来的阵阵疼痛,不难想象那里面正隐藏了一个多么大的伤口,这也让我确定了这并不是做梦。

那时候的我,若用一个东西来形容,那就是鬼。

对,跟鬼一般。

许洋告诉我,一场车祸抹去了我过去二十五年的记忆,除了他讲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很难相信,那个优异的男子怎么会跟我这样的女人结婚,似乎我们除了年龄哪里都不配。

我虽感觉他是如此的陌生,但是我也能感觉到,这个男人,对于我来说有着致命的诱惑。

失去记忆的我,完全忘记了以前自己的样子。

我不知道这对于别人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但是对于我来说,我想应该是幸福的。过去25年的空缺换来我如今的新生,许是天性如此,我很淡然地就接受了我失忆这件事情。

医生说我的头部需要进一步观察,所以暂时不能出院。所以当被允许下地走走的时候,我就在医院里面四处转转,许洋也乐得自在,跟我买了很多本书之后便安安心心地回到了自己的公司。

所以见到许洋,似乎变得不那么容易。我不能控制自己的心总是想起他,想要见到他的冲动似乎马上就要冲出我的身体。

想念许洋,是我所有生活里面最难过的事情。

或许是因为太过想念,三天前我做了一个梦,关于他的,并且喊出了他的名字。

于是医生说是我脑海中的记忆在逐渐苏醒,于是叫来了许洋。

对于医生的说法,我十分不以为然。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可是医生却认为是我残留的记忆在叫嚣。可是这样的说法有人信了。

许洋得到医生的通知之后,立即赶到了医院。此后的两天,他甚至都没有打理下自己,一直在我的床边陪着我。当我一有什么在他眼中反常的举动时,他就会问我是不是想起来了。

就像刚刚,我就是叫了一声洋而已。

许洋或许是看出了我的愧疚,轻轻地握住我的手,放在了他憔悴的脸上,静静地闭着眼呢喃道,你曾经就是叫我洋的。

他的语气中似乎有些怀念又有些心酸,让我也不由自主有点难过了起来,

他那些硬硬的胡茬扎得我的手心痒痒的,我能感觉到我心跳的速率也有明显的增加,脸也有些微的发烫。可是许洋沉浸于对过去的追忆之中,丝毫没有看出来我的不正常。

我们出去走走吧,屋里好闷。为了掩饰我的尴尬,我试着朝许洋说出了这句话。

若是按他所说,我们已经结婚三年,爱意应该早就被生活的淡然给磨灭了。可是面对他,我依旧有着心跳的感觉。

许洋听到我说话,这才睁开眼,眼神复杂地看着我说了一声好。

得到了肯定之后,我立马就将那些小情绪抛到了脑后,终于又可以出去了,而且身边还有我朝朝暮暮想念的人陪着,我必须得好好打扮自己。

经过将近一个小时的打扮,我终于得以离开这个令人压抑的白色屋子。

梳妆打扮之后的我逐渐显出了二十五岁女子该有的姿态,虽然少了花季少女的青涩,但多了一份少妇的妩媚和知性女人的优雅。这样的我,也是有些魅力的,从许洋看我那惊艳的眼神就能知道。

此刻的许洋,相比于衣着光鲜的我,似乎更像是一个病人。

医生嘱咐说我还处在恢复阶段,在外时间不宜过长。含糊地点点头之后,我迫不及待地拉着许洋朝着病房外面走去。对于我自己的身体状况我十分自信,只是想不起过往而已,其余一切正常。

病房外面的花园周围都是人,因为春天的来临,原本光秃的草坪绽出丝丝新绿,翠绿的树枝上有鸟儿在歌唱着,空气中还能闻到草的芬芳。总之一切都是美好的样子。

来来往往的人中,时不时会出现一个老人,拄着拐杖或者是坐着轮椅,相同的是他们身边都会有另一个同样白发苍苍的人陪伴着。

在这个生生死死就跟家常便饭一般的医院里,这样温馨的场景格外让人感动。这是要有多么多的爱,才能一生一世牵着一个人的手,并且一牵就是一辈子。

我想,我和许洋,是不是有一天也能这样呢,就算是在最令人绝望的地方,也能怀揣着对对方的爱过出最幸福的生活。可是想着就不觉得有些萧瑟,虽然他说我们已经是三年的夫妻,可是我除了知道他叫许洋之外,其余的都一无所知。

这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真的能与我一辈子恩爱吗?

洋,你说我们以后会不会也这样,就算我们老了丑了,依旧舍不得放开对方的手。在一对手牵着手的老人经过之后,我还是忍不住问出了这句话。作为一个没有过去的人,问出这样的话我完全没有底气,因为对于以前的我们,我全都记不起来。

可是纵使我失忆了,对他的爱却依旧苏醒着。

许洋没有说话,握住我的那只手紧了又紧,像是紧紧抓住一个心爱的宝贝一样。

这样的反应让我感到安心,虽然没有只言片语,仅仅是一个轻微的动作。可是,这些都足够了。

我动情地靠在他的肩膀上,人生得一爱侣,死也无憾了。没有了记忆的我,没有任何值得追忆值得怀念的东西。我现在唯一拥有的就是我身边的许洋了。

不过没关系,没有了以后,我还有未来还有现在,美好的记忆,从现在开始制造就行了。

洋,你带我回家看看好不好,我都不知道我们的家是什么样的。

许洋看着我,担忧地说,可是医生说你还没有恢复过来,不能出去啊。

我白了他一眼,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啦,我都已经好了,那医生想挣咱们的钱才这样说的。

你啊,还跟恋爱前一样,一点都不知道爱惜自己。许洋看着我的眼神宠溺又无奈。

听到他这样说,我的眼神暗了一下,他似乎也感觉到自己说出了不该说的话,原本笑着的脸一下就僵住了。

为了打破这样的尴尬,我不得不忍住自己酸涩的情绪,佯装生气地瞪了他一眼,我知道这样的时刻,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不担心我。

好吧,我们回家,不过只能让你玩一会儿啊。

遵命,我的老公。

得到了允许之后,我们偷偷溜出了医院,像是两个逃命的人一般,又刺激又愉悦。

回到了那个属于我们的家,我开始细细地打量起来。

屋子是普通的三居室,装修很简约,但也极有品味,完全是我喜欢的样子。

这就是我生活了三年的房子,我有些心酸。摸着那些曾经熟悉的家具,眼泪就忍不住掉了下来。

诺,你想起什么来了吗?许洋焦急地问道。

我摇了摇头,眼泪仍旧止不住,我只是有一些伤感罢了,曾经熟悉的东西,一下子就变得这么陌生。

许洋伸出手帮我抹去眼泪,最后手搭在我的肩膀不再说话。

等我缓过来之后,许洋拉着我静默地逛完了一圈我们的家,从客厅到卧室到书房再到厨房,最后到卫生间。

看着镜子里面那两个人,女人精心化过的妆容被泪水浸湿过,显得有些狼狈。男人像是好几日没有休息一样,看起来特别沧桑。

两个人站在一起显得有些滑稽。

我放开许洋的手,打开水龙头洗净脸上的妆,不施粉黛地站在许洋面前。这个男人啊,是我的男人。

洋,我为你刮胡子吧,你看你这个邋遢样。

好。许洋微笑着,一副任凭我处置的样子。

首先将脸打湿,然后抹剃须膏,最后用刀片慢慢将那些青色的胡茬刮掉。

这样的动作,我似乎做过很多次。

看着这张完美的脸,我又陷入了沉思,这样的男人,真的是属于我的吗?心里总是有一股压不下去的恐慌在叫嚣着。不争气的似乎又要流下眼泪。

许洋是多么睿智的人,一眼就看出我的脆弱。紧紧地抱着我,丝丝温暖传递过来,让我的心神终于暂时镇定下来。

乖,别乱想了,我去给你做饭。许洋牵着我的手走到了厨房,温柔地说出这句话。

看着干净整洁的厨房,我不禁有些唏嘘。

我们家以前的饭全是你做的吗?我有些好奇。

不,不是,以前都是你在做饭。你下班比我早,所以会做好饭等我,偶尔我有应酬,你也会等着我回来。

许洋像是有些愧疚,看向我的眼神格外柔和。我们跟热恋的情侣一般,享受着这浓浓的爱意。

我满足地看着许洋摆弄着那些锅碗,像是一个刚学做饭的孩子一样手忙脚乱。好几次我都忍不住想上前帮忙,但都被他阻止。

这个爱逞强的男人,我看着他,不能自拔。

终于在一番辛苦之后,几盘简单的菜上了桌子。我拿起了筷子夹了一块菜,在许洋期盼的眼光中放进了口中。似乎是少放了些盐,在我眼里,却胜过这世上任何的美味珍馐。

好吃。话毕我又忍不住夹了些其他菜,开始狼吞虎咽。

许洋将信将疑,然后也夹起一块,随即又吐了出来。

这样难吃的你怎么会觉得好吃?

因为是你做的,你做的我都觉得好吃。我深情地看着许洋,满是真诚。

以前你做饭不好吃,我还会摔筷子,耍脾气。许洋眼神黯淡,不敢看我。

看到许洋落寞的样子我心里一疼,不管曾经怎么样,现在好就好了。现在对我这么好,我已经很知足了。我这样想着,没有开口说出来。

一阵铃声打破了安静,是许洋来了一个电话,他看了一眼之后便直接挂掉了。

我看着他的动作,疑惑地问道,你怎么不接电话?

没事,公事而已,不重要。许洋一副不在意的样子,眼神却有些不自然。

是不是公司发生了什么事情啊?你快去看看吧,我没有关系的。天知道我有多害怕自己耽搁了他的工作,现在的我不能帮他,却也不愿做他的负累。

许洋放下手机,静静地看着我。

傻瓜,现在你最重要。

听到这话,我的脸忍不住有些发烫,这样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于我而言就是人间仙乐。

我不再管,在幸福中吃完了饭,正准备洗碗的时候,又被许洋抢先了。

他霸道地说,你还是病人呢,这些活怎么能让你做。

我想,我是何其有幸,才能遇上这么善解人意的男人啊。

我甜蜜地看着他像一个辛勤的妻子一般忙前忙后,虽然动作显得生涩,但却给这个男人增加了很多魅力。我想,不管谁看到这样的许洋,都会忍不住爱上的。

忙完之后我们静静地坐在沙发上,许洋拿出相册,试图唤醒我的记忆。我看着相册里面那两个人,曾经的我和许洋。听他讲着我们以前的故事,讲着每张照片的来历。

中间有一套结婚照,里面的我巧笑言兮,脸上是遮不住的幸福,许洋也是精神焕发,那时候比现在多了一份青涩,依旧不影响他的魅力。

结婚之前我们的照片特别多,可是结婚后却很少有照片了。

结婚后我们没有出去玩吗?我忍不住问道。

结婚之后我们都各忙各的,很少一起了。

没关系,只要我们还爱着对方就好啦。我眷恋地翻着那些照片,感受着那些曾经的幸福。

许洋轻轻一震,随即应了一声好。

天色慢慢变黑,可是我依旧没有想回到病房的想法,这样梦幻的时光,回到了病房,我就会有打不完的点滴,看不完的白色天花板。最让人受不了的还有那深深的绝望。

就这样坐着,哪怕一辈子。

诺,我们该回去了。许洋还是轻轻开了口。

纵使不舍,我还是慢慢起身。

诺,在家这么久,你有没有想起来什么啊。

我摇摇头,随即深情地说道,虽然我什么都没想起来,但是我记得我一直很爱你。

许洋的眼里有泪光在闪动着,对于我的告白,他显然十分感动。

诺,我先去准备下,我们回医院办理出院手续。不管能不能想起来,我们都会在一起。

我乖巧地点点头,目送他起身走进卧室。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

接着传来了一些许洋断断续续的声音;

我们分手吧。

我不会离婚,她是因为看到我们在一起然后失控了才会出车祸的。如今她什么都不记得了,我更不能丢下她。

不是因为愧疚,我发现我现在依旧爱着程诺,以前是因为失去了激情才会觉得厌倦。可是现在我知道了,在我心里,始终只有她一个人。

我只能跟你说对不起了,我们就到此结束。

我坐在沙发上静静地听他说完,心里很多情绪涌起,有幸福,有释然,又有些许荒凉。在许洋出来的一瞬间,我迅速调整好情绪。满脸幸福地看着这个男人,只属于我的男人。

老婆,我们走吧。许洋变成了我们恋爱时候的那样,神采奕奕,眼里心里我都是他的唯一。

好。我微笑着说。

濮阳癫痫公立医院
引起额叶癫痫病发作的原因
癫痫病检查费用会是多少

友情链接:

箭拔弩张网 | 面瘫怎么治 | 神秘财富卡 | 广东省环保 | 宽带代码 | 作文素材下载 | 野荠菜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