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广东省环保 >> 正文

【流年】生活,总会有甜蜜的味道(味道征文·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欧阳兰心匆匆地行走在泥泞的山路上,脚上那双雪白的运动鞋此时早已变得面目全非,粘上烂泥的运动鞋仿佛是两支刚从田里挖起来的莲藕。说匆匆,其实,欧阳兰心走得很缓慢,因为她压根走不快;匆匆,是欧阳兰心的一颗心,是欧阳兰心想要快一点到达三间房小学,快一点看到诸葛云飞所执教的学校。

以前,欧阳兰心总是不相信诸葛云飞所说的浙西南的大山里还会有这样的学校,可是现在,当她行走在这条泥泞的山路上面时,欧阳兰心不得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自己马上就可以眼见为实了。

雨从早上开始就一直下个不停,尽管时大时小,但此时此刻,欧阳兰心的两只裤腿早已是湿漉漉的了,山上的风吹着,欧阳兰心只觉得身上凉丝丝的。

“这个该死的雨,千万不要把包里的软本子给淋湿了,否则,岂不是让我白白地背了这么多的路?”欧阳兰心自言自语着,然后,把背在身后的旅行包转到胸前,并用手中的那把小红伞尽量地遮住包。

运动鞋上面粘着一层厚厚的烂泥,使得欧阳兰心走得是更加的缓慢。可是,在这条无人碰到的山路上,只有雨打树叶的“沙沙”声,和小溪流“哗哗”的流水声,欧阳兰心的心里突然之间莫名其妙地害怕了起来,于是,她咬咬牙,拼命地向前行走着。

欧阳兰心记得诸葛云飞说过,只要走上这条山路,翻下山,就可以看见他所在的三间房学校。

而此时此刻,诸葛云飞绝对想不到,欧阳兰心正在雨中缓慢地、吃力地向自己走来。此时,诸葛云飞正站在教室门口,看着烟雨朦胧的山头,心里想着,欧阳兰心应该是找好一份不错的工作了吧。

在诸葛云飞看来,欧阳兰心是应该呆在杭州工作的,不要说她的父母亲舍不得欧阳兰心离开,就连诸葛云飞自己也是舍不得欧阳兰心离开大城市。诸葛云飞觉得,欧阳兰心仿佛天生就是都市里的人,她不像自己,自己的根是长在这个大山里的,这大山里独特的味道,才是真正地属于自己的,而且需要自己慢慢地去品尝。

诸葛云飞知道,这样的味道,就是自己人生之中的个中滋味。酸甜苦辣咸,只有自己去品尝了,才能真正地认识到自己的人生价值所在。而且诸葛云飞也深知,这些大山里的孩子,就是多年以前自己的翻版,毕竟,自己也是从这个大山里走出去的。

此时,诸葛云飞的眼前浮现出去年这个时候自己和欧阳兰心临分别前坐在学校操场边说话的那个场景,记忆犹新啊!

“兰心,我决定不在杭州工作,而想回去家乡支教,因为家乡的三间房学校里唯一的张老师,他的身体真的吃不消了,否则,下半年,那些山里的孩子会没有老师上课的。”诸葛云飞搂着欧阳兰心的香肩,眼睛望着学校门口,缓缓地说着话。

“云飞,我不管你作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尊重你,因为,人生的路是自己选择,自己走的。”欧阳兰心抬起头,看着诸葛云飞的眼睛,深情地说着。

诸葛云飞听着欧阳兰心这样说,点点头,刚要说什么,欧阳兰心又接着斩钉截铁地说道:“云飞,我告诉你,无论你去哪里,我明年毕业也跟着你去哪里。反正,兰心的这辈子就跟定你诸葛云飞了。”

诸葛云飞看着欧阳兰心眼睛里射出来的那份毅然的目光,幽幽地说道:“兰心,你的父母亲都在杭州,你怎么可以跟着我去大山里吃苦呢?何况,我怎么忍心让你跟着我吃苦呢?”

“你不要说吃苦,我欧阳兰心也不是纸糊的,我父母亲在杭州,他们有他们自己的工作,难道我就不能有我自己的思想吗?更何况,我父母亲又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他们从小到大教育我的就是好好学习,将来回报社会。所以,就算是吃苦,我欧阳兰心也愿意跟着你去品尝这种苦的味道,因为,我是爱你的,云飞。”欧阳兰心说得是那么的情真意切。一双眼神,既是毅然的色彩,又仿佛带着一丝水雾。

一年过去了,此时此刻,诸葛云飞想起来仍然是为欧阳兰心说的那番话而感动。因为,在当初,当诸葛云飞告诉欧阳兰心,自己已经拒绝了留在杭州工作的机会,决定回到家乡去支教,在诸葛云飞来想,欧阳兰心肯定会竭力地反对自己的这一决定,可是,令诸葛云飞想不到的是,欧阳兰心说得是那么的斩钉截铁。

此时此刻,诸葛云飞站在教室门口,看着密密麻麻的雨点,自言自语着:有一种幸福真的叫做守候吗?

因为,诸葛云飞觉得,自己守候着一份纯真的爱,守候着一种人生目标,就是幸福的。很多时候,当诸葛云飞心情落寞,他就会想到在杭州的欧阳兰心,尤其是在夜深人静之际,他会更加地想着欧阳兰心,想着欧阳兰心的美,想着欧阳兰心的内心世界。

欧阳兰心终于走上了山头,她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自言自语了一句话:“这是汗水还是雨水呢?或者两者都有吧?”

欧阳兰心在山岗上面站了一会儿,看着山下升腾起来的水雾,袅袅绕绕的,在青山之间,煞是好看。她呼吸着雨中带着一丝潮湿气息的空气,觉得是那么的清新,这种空气的味道,是自己从来没有品尝过的,仿佛里面夹带着翠竹的浓浓绿意与松树上面松针的清香,欧阳兰心一时间张大了嘴巴,尽情地呼吸着这种来自于雨中旷野的原始的空气,这一刻,她是那么的如痴如醉。

都说有一种选择叫做放弃。我幸而没有选择放弃。欧阳兰心自言自语着。过了一会儿,她捡了一根硬一点的枯松枝,把运动鞋上面的烂泥剔除了一些,然后,抬起脚,轻松地向山下走去。

欧阳兰心一边走着,一边也是思绪纷飞。自己一个人在杭州的时候,会更加地想念和诸葛云飞在一起的温馨时光。自从上次寒假里,诸葛云飞来杭州看自己,到现在尽管只有半年多,但是,欧阳兰心总是期待着自己快一点毕业,快一点去诸葛云飞的身边。

欧阳兰心知道,因为有爱,自己才会有期待。而这份爱,更多的是对于诸葛云飞的敬佩。欧阳兰心的心里是真的佩服诸葛云飞的。因为在一般人的眼里,诸葛云飞当初的那个选择,完全是一个傻子才会作出的决定。试想,有谁会放弃杭州的工作不要而甘愿去大山里教书?更何况,那个三间房学校,顾名思义就只有三间房的学校吧。

此时,欧阳兰心就是带着满腔的期待向三间房学校行进着。其实,欧阳兰心的心里很清楚,她的心正在向诸葛云飞的心一步步地靠近着。欧阳兰心来三间房学校,尽管父母亲没有多说什么话,但她知道,母亲是无奈地尊重着自己的这个决定。

雨,还在不停地下着,虽然小了很多,但打在树叶上面,还是发出着一种“沙沙”的声音。此时此刻,这种声音听在欧阳兰心的耳朵里,显得是那么的悦耳动听。偶尔,还有几声黄鹂的乱啼声,让这个雨中的山谷显得更加的生机盎然。

欧阳兰心已经看到隐隐约约的三间房学校了。此刻,她的心跳频率好像加快了起来。心中因为有所期待,所以才会更加的迫切吧。

诸葛云飞刚好又是一节课下课了,他又站在教室的门口,身子斜斜地靠在廊柱上面,看着从对面的山上通向三间房的那条山路。突然,诸葛云飞隐隐约约之间看到了一把小红伞,心神不由得一荡,因为他知道欧阳兰心是喜欢小红伞的。

难道是欧阳兰心真的来了?她不提前告诉自己而直接就来这里了?诸葛云飞想到这里,就一头扎进雨中,向小红伞出现的地方快速地跑去。此时此刻,诸葛云飞还能顾得上下雨吗?他想着欧阳兰心一个人来了三间房学校,他能不心疼吗?

“张小菊,诸葛老师伞也不打,向那边跑去了,我们要不要给诸葛老师送一把伞过去呢?”站在走廊上面看到诸葛云飞一下子就扎进雨中跑去的黄小红,看着班长张小菊,用手指了指诸葛云飞跑去的方向问着她。

“什么?诸葛老师没打伞就跑去了?那诸葛老师刚才有说什么话没有?”张小菊来到走廊上面,目光看着远方,焦急地问着黄小红。

黄小红摇摇头。过了一会儿,才说道:“张小菊,要不我们给诸葛老师送一把伞过去?”

“好,我们一人撑一把伞过去,等一会回来,我们两人就用一把伞好了。”张小菊说着话就从教室门口拿过自己的那把伞,然后,撑起伞,和黄小红一起向雨中走去。

诸葛云飞想不到自己的学生会在后面跟着给自己送伞来的。而他此时正在向前方跑着,幸亏现在的雨不是很大,但是,诸葛云飞也已经变成一只“落汤鸡”了。但不管怎么样,他还是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速度向前跑着,因为,诸葛云飞有一种感觉,刚才隐隐约约之间看到的那把小红伞就是欧阳兰心的。

欧阳兰心远远地就看到诸葛云飞冒着雨向自己跑来,她的心里有一丝失望,因为,她本来就是想给诸葛云飞一个惊喜的。欧阳兰心的心里很清楚,一份惊喜绝对会带给诸葛云飞很多的快乐,就像自己的内心世界,简单就会快乐,复杂就会烦闷。

欧阳兰心看着一步步向自己跑来的诸葛云飞,大声地喊着:“云飞,你的兰心来了。有一种快乐叫简单。有一种爱也叫简单。有一种人生更叫简单。你说是不是?”

就在欧阳兰心的那个是字刚刚落地,诸葛云飞就跑到了她的身边,诸葛云飞顾不得自己身上湿漉漉的衣服,一把就拿过欧阳兰心胸前的旅行包,背在自己的身后,然后,快速地抱住欧阳兰心的身子,拼命地吻着她的眼睛,她的瑶鼻,她的嘴唇。

好一会儿,欧阳兰心终于挣脱开了诸葛云飞深情的吻,气喘吁吁地说道:“云飞,你吻疼我了呢。”

“兰心,吻疼哪里了?哪里疼了?我再吻一下肯定就不疼了。”诸葛云飞俨然带着一副着急的神情说道。

“讨厌。快放手,你的身上太湿了。”欧阳兰心一边说着话,一边伸手用衣袖擦着诸葛云飞的头发。

“兰心,你怎么能自己一个人来三间房学校呢?你应该提前告诉我,我好去镇上接你啊。”诸葛云飞摸着欧阳兰心湿漉漉的头发与衣服,深情地埋怨着她,而且就是不放手。

欧阳兰心见诸葛云飞没有放手,反而把自己抱得更紧了,就自然地把头靠在了诸葛云飞的肩膀上面,接着才缓缓地说道:“我就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呗,对了,你刚才怎么会跑来的?不要说你未卜先知,能够知道我今天会来三间房学校。”

“我的宝贝兰心儿,这几天,我每天一下课就站在教室走廊上面,看着从山上到三间房学校的这条路。刚才,我隐隐约约之间好像看到有一把小红伞在山路上面晃动,心里就自然而然地想到,说不定你是不声不响地来了。想不到,果然是这样。”诸葛云飞说完这番话,就又低下头,再次吻上了欧阳兰心柔软的双唇。

欧阳兰心也回应着诸葛云飞深情的吻,两人就这样在雨丝中尽情地、忘我地相吻着,时间,在这一刻,仿佛是停止的。那把小红伞就在两人的脚边,抬着头,好像也是在静静地看着这一场深情的吻。

“诸葛老师,你在哪里?我们给你送伞来了。”

“诸葛老师,你在哪里?”

就在诸葛云飞和欧阳兰心吻得天旋地转的时候,后面的路上传来了张小菊和黄小红此起彼伏并且带着一丝着急的喊叫声。

诸葛云飞和欧阳兰心听到不远处传来的喊叫声,自然地就停下了吻,而且欧阳兰心一把就推开了诸葛云飞的身子。

欧阳兰心看到地上的那把小红伞,连忙拿起,去遮住诸葛云飞背上的旅行包。

诸葛云飞看着欧阳兰心,然后对着来路也大声地喊道:“张小菊、黄小红,诸葛老师就在前面呢,你们不用再走过来了,诸葛老师是来接欧阳老师的,我们就走过来了,你们可又多了一位老师呢。”

等到诸葛云飞带着欧阳兰心走到张小菊和黄小红面前,就连忙向着两人和欧阳兰心介绍道:“张小菊、黄小红,这个就是你们以后的欧阳老师。兰心,这个学生叫张小菊,是班长,这个叫黄小红,是学习委员。好了,我们还是快回去吧。”

欧阳兰心把小红伞给了诸葛云飞,自己就拿过张小菊的伞,和张小菊一起,一边向她问着学校的事情,一边向前面走去。

没多久,就来到了三间房学校。欧阳兰心看着自己面前名副其实的三间房屋,不由得把目光停留在那些站在走廊上的学生身上。

“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欢迎欧阳老师来到我们学校。”张小菊站在走廊上面,率先鼓起掌来。

一下子,所有的学生都鼓起掌来,“欢迎欧阳老师来到我们学校”的声音经久不息,通过山谷的回声,更是响彻在山谷之中。

诸葛云飞带着欧阳兰心来到中间那间既是他的房间又是他办公室的屋子里,就连忙催促欧阳兰心先把身上的湿衣裤更换掉,然后,一把脱下她脚上的那双满是泥污的运动鞋,拿起一块板刷,说道:“兰心,你赶快换衣服,我给你洗鞋子去。”

诸葛云飞把欧阳兰心的运动鞋先放在房间门口,然后来到教室,让同学们自己看书,接着,才去了学校前面的那条小溪流边洗刷欧阳兰心的运动鞋。

诸葛云飞望着小溪流那随着下雨而高涨的水位,看着流过大石块而欢叫着的水花,想着自己在这个三间房学校一年来的点点滴滴,觉得时光真的过得太快了。诸葛云飞心里很清楚,一个人如果没有人生目标,那么,自己所想要的那种人生味道也就会像飞逝而过的时间那样,从自己的指缝间悄悄地溜走,慢慢地失去那份味道的本真。

了解引发癫痫的因素
癫痫早治疗可以痊愈吗
女性癫痫发作的症状

友情链接:

箭拔弩张网 | 面瘫怎么治 | 神秘财富卡 | 广东省环保 | 宽带代码 | 作文素材下载 | 野荠菜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