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镀锌三通 >> 正文

【酒家-小说】湘妹子王曼丽的幸福生活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王曼丽本是湘西沅水上的撑船女,高中毕业,就跟了老爹在水上载客撑篙。十八岁的女儿家生得水灵,歌喉清亮,很是讨人欢喜。有这样一个鬼妹子在船上,王老爹不论载货、载客都揽得上生意,手头上也就比别人宽裕。

这年秋天,有位江南小伙子上了王老爹的船来游沅水。晚上,王老爹依了老习惯在水杉根下栓了船,上了岸去搓麻将赌铜钱。船上就剩了叫安宁生的江南小伙儿和王曼丽两个人。正是中秋节气,晚间飘飘洒洒的落下些细雨来。轻烟细雨中,远远地可见远山朦胧、群峰如黛螺一般,如屏如障,烟云变幻。近处岸边,雉堞杂错的民居、晚钟悠扬的庙宇,还有在秋风中嗦嗦作响的竹园,把人带入一种微感凄凉的情调中。秋风秋雨中,感到丝丝凉意。安宁生让王曼丽炒了三、二个小菜,温热了他自带的一瓶老烧酒,邀了曼丽同吃。曼丽原本不肯,却架不住安宁生的一再盛情。两个人先是小盅满酌,后来就换了大碗,一直喝到腮红耳热。俗话说:“茶为花博士,酒是色媒人”。两个年轻人,正值青春年华,喝着喝着就依偎到了一起,干柴逢着烈火,稀里糊涂的就行了那巫山云雨,成就了一段好事儿。

王老爹赌到三更天,回到船上,进了舱门,不禁气歪了鼻子。只见自家女儿赤裸了身子,四肢纠缠和那个江南小伙儿偎抱在一起,脸色绯红,睡得正酣。王老爹发一声喊,抄起根竹竿,就向两人白花花的屁股上抽去,一边打,一边“畜生、畜生”的骂。两个年轻人从睡梦中惊醒,只见自己身上一丝不挂,屁股上、背脊上火辣辣的疼,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老头儿挥着竹竿又打将下来,两人原本要分开的,被老头一打,反倒缩在一起,抱得更紧。老头子打累了,丢了竹竿,气得倒地大哭:“我那早死的老太婆啊,你看这怎么办啊”。

老头子哭了一阵,拿起把剖鱼刀,恶狠狠的对安宁生说:“害了我女娃子,你看怎么好!”安宁生看着王老爹手里明晃晃的刀尖,吓得脸色煞白,尿都出来了。倒是曼丽主意大,她一边穿了裤子,一边站起来收了王老爹手里的刀,对她爹说:“爹啊,女儿做了这没羞的事,也不怪小安,既这样子,我这辈子就做他的女人好了。他到哪儿,我就跟了去。”王老爹无法,骂一声“你个鬼妹子,好不知羞啊!”一个人下了舱底,赌气睡了。

王曼丽跟了安宁生来到江南,到家才知道,安家是个官宦人家。小安的父亲是市里的副市长,母亲在市妇联工作。安市长见了儿子领了个明眉皓齿的湘西姑娘,听了缘由,倒也开通,爽爽快快的认了这个媳妇。先是安排王曼丽读了两年的补习学校,后又送去上海复旦大学读管理。大二的时候,为小两口儿风风光光的办了结婚酒席。王曼丽算是一下子掉进了锦绣窝里。大学毕业,王曼丽被分配到一家纺织厂做企管工作,两年后,在公婆的关照下,做了厂里的工会主席。

谁知,花无百日红,人难百年好。夫妻恩爱,不上三年,安宁生突遭车祸,到天国风流去了。剩了王曼丽一个人,常常半夜里悄悄的哭泣。

时光荏苒,一晃十年过去了。王曼丽养的一儿一女,和公婆同住一个屋檐下,老少三代倒也和睦。退休了的老公母,一边颐养天年,一边照顾孙儿。王曼丽没了老公,把情感都寄放在了工作上。虽然到江南已经十几年了,但她身上依旧保留着湘西女子的热情、开朗,办事风风火火,很受上司器重,群众拥护。这年国企改革,上边公布了选拔干部的“四化”方针,王曼丽因为政绩突出,群众威信高,从做了十年的纺织厂工会主席任上,调往一家大型机械企业担任党委书记。

王曼丽上任那天,正是个四月天。全厂三千多职工开大会,欢迎新来的党委书记。王曼丽在主席台上一亮相,不等讲话,下面的掌声就刮成了风暴。“哇,我们的书记好漂亮啊!”职工们一边惊叹,一边使劲的鼓掌。总经理萧雷刚主持欢迎仪式。他说:“职工同志们,上级给我雷刚,派来个党代表,派来个柯湘,这是我的福分,也是我们企业的福分啊。!”柯湘是京剧《杜鹃山》中的女党代表,和剧中农民军的头领雷刚,有些说不清的情缘。职工们听了总经理的介绍,都情不自禁的笑了。

萧雷刚是个转业军人,四十出头,人高马大,说话干脆,办事雷厉风行。前两年死了老婆,无儿无女,干脆就住在了厂里。王曼丽来了之后,他把政工、后勤、财务、劳资一股脑的交了出去,自己一心一意得抓经营。王曼丽本是个风风火火的湘西妹子,女中丈夫,上任时间不长,就把分管的工作抓的有条有理,深得萧雷刚的信任。不到一年,两人就建立了默契的工作关系。

这年的夏天,公司被湘西的一家贸易公司骗去了四千多万元的货款。萧雷刚亲自去了两趟,都不得要领。上面渐渐传下话来,到十月底如果追不回货款,就要追究萧雷刚的渎职责任。眼看时限就要到了,萧雷刚决定过了十一,再去湘西一趟,如果到时追不回来,就只好听天由命了。

要是被判个渎职罪,少说也得蹲几年大牢啊。眼见得萧雷刚渐渐深陷的眼窝,紧锁的眉头,王曼丽动情了。到机械厂这些年来,萧雷刚一直像老大哥一样的照顾她,家里换煤气、买粮食,接送老人看病,都是他安排人去做的,就连公婆都夸他是个好人儿。婆婆甚至开玩笑说,他叫雷刚,你是柯湘,我倒觉得蛮般配的。每次王曼丽都红了脸,对婆婆说,“娘啊,这么些年都过来了,我陪你过一辈子,不嫁人了”。这次萧雷刚要到湘西去,她决定要助他一臂之力。

考虑到王曼丽本就是湘西人,熟悉民情。萧雷刚没有说什么,带上她就上路了。

到了沅陵,找到那家涉嫌诈骗的贸易公司,王曼丽一下子气炸了肺。原来公司的老板,竟是自己的小娘舅。面对外甥女儿,娘舅承认是自己骗了机械厂的钱,可又说钱不全在自己手里,一时半刻的还不上。曼丽和萧雷刚劝了半天,小娘舅就是不肯立马还钱。曼丽无奈,咕咚一下跪在了地上,请娘舅看在曼丽早死的娘的份上,把钱还了。小娘舅还是没有还钱的意思。看见娘舅耍赖,王曼丽就使出了湘西女的刚烈,她掏出一把削水果的短刀,顶住自己的胸膛,对娘舅说:曼丽现在是公家的人,你骗了公家的钱不还,就是要逼我死,曼丽现在就死给你看。话未说完,刀尖儿就扎进了肉里。殷红的血飙了出来,王曼丽一下倒在了地上。

在场地人一声惊叫,立刻把曼丽送到了医院。

王曼丽用性命做筹码,追回了四千万元巨资。把从不流泪的硬汉子萧雷刚,感动的整整哭了两天两夜。他决定要打破自己一生不再娶得毒誓,要娶王曼丽做自己永远的柯湘。

一个月后,萧雷刚到常德接了早已康复的王曼丽,带她到沅陵同游沅水。两人走下码头,向一只划艇招手,船儿到得眼前,王曼丽的眼睛一下湿润了,那硬朗朗的撑篙老头,不正是自己的老爹吗?王老爹的老泪也挂了下来,这不就是自己十几年前,用棒头打跑了的鬼妹子吗?王曼丽喊一声:爹爹。扑向老头子,父女两人抱头痛哭,害得萧雷刚也陪下不少泪水。

三个人下了船,顺水顺风向下游漂去。两岸青山,山外叠山,犹如仙境。正是秋高气爽时节,水中不时落下树叶儿,一群群的水鸟掠岸翻飞。曼丽向爹爹诉说了这些年在江南的生活,萧雷刚向老人说了这次来湘西的前后因由,听得王老爹唏嘘不已。

晚上,王老爹烧了酒、办了菜,来给萧雷刚和女儿接风。三个人都喝得十分尽兴,趁着酒劲,萧雷刚向王曼丽诉说了爱慕之情,跪下一条腿向曼丽求婚。曼丽其实早已有情,红着脸答应了。萧雷刚显然是喝多了,他情不自禁的把王曼丽拉进怀里,嘴里嚷着说:“曼丽,你是我的柯湘,不,不,你是我的穆桂英”。他一边嚷,一边动手来解曼丽胸前的纽扣,要看曼丽胸前的伤口。他说:“曼丽,你为我老萧吃的这一刀,我这世还不了,下辈子一定报答你。”王曼丽推看他的手,说:“老萧,放尊重些,爹在跟前呢。”萧雷刚举起酒杯,对王老爹说:“老爹,你年纪大了,别弄水了,跟我们到江南好好养老吧。我从小没了爹娘,有个爹真好。”王老爹听了,知道萧雷刚说的是真心话,接过酒杯,一仰脖喝了下去。默默地站起来,走到船尾,抓起撑篙,使劲的敲了三下,对着河岸大声的说:“丽儿她娘,鬼妹子出息了,要带我去享福了,你听到了吗?我们一起去吧。好吗?”

老头子就这么喊着。船一直顺水在自己漂流。一直等到月亮西斜了,王老爹才回到舱中去。走进舱门,王老爹呆住了。十几年前的一幕又一次呈现在眼前。一对男女赤裸着紧紧抱在一起,四肢纠缠,头颈相交。女儿两只白皙的丰乳间,分明有一道深色的刀痕。王老爹呆呆地看了一会儿,摇摇头,走进船舱,从船柜里,拿出一床大红被儿,轻轻的盖在两个人身上。老人家悄悄的走回船尾,把船慢慢的靠了岸。王老爹把船栓在了水杉根上,一个人走进一家通宵小酒店,他要在这里喝个醉。

西宁治疗癫痫病的的医院
癫痫一天发作多次
哪个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呢

友情链接:

箭拔弩张网 | 面瘫怎么治 | 神秘财富卡 | 广东省环保 | 宽带代码 | 作文素材下载 | 野荠菜图片